狐臭之家

南方人真的比北方人臭?南方人更容易有狐臭是基因决定的

      编辑:臭臭       来源:狐臭之家
 

已授权,谢绝二次转载,如有需要请联系原作者

冬天到了,南方人与北方人有关抗冻能力的battle大赛又要开始。

从早期的粽子吃咸吃甜,到后期买葱是一根根买还是一捆捆搬,反正只要有一点南北方差异,就会被提出来,大战几百回合。

前一阵,一则有关南北方基因差异的报道引起了争议。

这里面,居然说南方人更臭一些?

在果壳上有一个提问是:为什么南方人狐臭更严重?怀着“是不是真的”的疑问,我去询问了在南方生活的朋友。

有位朋友说,来南方上大学后,宿舍里六个人有两个狐臭,她想退学。但有狐臭的女孩也蛮可怜,天气热也穿着外套。

南方人不干了,这可是人身攻击啊。

“北方十人九瘘,南方十人九臭”

这不是打地图炮,研究显示我国南方、新疆、内蒙古的狐臭报告率偏高。

先天狐臭是遗传性的。在陕西等北方地区,结婚前,会有人专门打听结婚对象家里三代人有没有狐臭。一方面是迷信这是“臭骨子”,是门病,另一方面,是不想让小孩得到遗传,被人在背后说闲话。

弹幕是大部分人的心声 截图来自《蜡笔小新》

南方人更容易有狐臭是基因决定的。

前不久,华大在深圳国家基因库正式对外发布一项迄今为止最大规模的中国人基因组学大数据研究成果。

这里面说,与耳垢干湿、体味(如狐臭)、大汗腺分泌等相关的ABCC11基因,因为生存环境影响,北方人表现为干性耳垢、体味较小、大汗腺分泌较少,在南方,则没有这方面的自然选择压力,从而使野生型基因在南方长久地流传下来。

南方气候整体偏湿暖,潮湿和高气温恰恰又会使狐臭更加刺鼻和浓烈。

北方人也别高兴太早,还说“南方十人九臭,北方十人九瘘”。

跟南方人的臭相比,北方人的疼痛来得很隐蔽,谁苦谁知道。

南方人嗜辣,但环境潮湿,吃辣可以排除掉体内的湿气。北方人的生活环境干燥,但爱吃主食,不爱喝汤,尤其喜欢吃韭菜、蒜等辛辣食物,多重原因积累起来,痔疮就要找上门了。

还有,在华大公布的数据中,跟机体免疫功能相关的基因,显示南方人更不容易生病。

因为古代南方被称为南蛮瘴气之地,自然环境恶劣,病原微生物尤其是疟疾盛行,一代代南方人在跟自然环境搏斗时,把自己的身体练成了铜墙铁壁,身体倍儿棒,吃嘛嘛香。

洗了不干,不干就臭,臭了再洗

基因是天生原因,外在原因也不能忽视,那就是南方的环境。

民谣里最爱唱南方了,《米店》里的南方永远阴雨飘摇,李志总是在“下雨天的清晨”,从一个南方城市走到下一个南方城市。

见不到太阳,雨水细密,像保湿喷雾一样把人笼罩住。

南方同事说,如果打开薯片一定要有马上吃完的决心,吃不完就分给周围的人吃,不然敞着口过一个小时,薯片柔软成皮革。

南方的宿舍总是在晾内裤,不晾会发霉,晾了也不会干。洗干净的衣服,晾不干就臭了。

有人在微博上问洗完外套都三天了还不干怎么办,下面有人回复:梅雨天里你还敢洗外套?

时代在发展,臭味可以被驱散。南方人为了抗潮,想尽办法。

在“2017年双十一”消费数据中,成都人民对生活电器的偏好度前五中,第二是干鞋器、第三是干衣机、第五是除湿器。

为了对抗衣服沤臭,南方人一般会买烘干机,一百多块钱就能让你马上穿上热乎乎的内裤,怪不得月交易额都在几万单。

买个电热毯,除了可以温暖自己,还能洗完床单放在电热毯烘干。

南方人还有一些土法除湿:

墙角放生石灰,拔干效果卓群,性价比极高,20块钱不到可以买到,10斤还包邮。

痱子粉便宜还香,可以均匀涂抹于白色球鞋上,达到干燥和亮白的功效。

豆蔻可以化解体内的湿气,也必须买点,达到内外兼修的效果。

但当南方人以为自己做好万全措施后,“回南天”三个字就能立即将人击溃。

于是,南方人又回到洗了不干,不干就臭,臭了再洗的日子里。

截图来自mv《潮湿的心》

臭鳜鱼,螺蛳粉和臭豆腐

川菜在上个十年统治了全中国,现在,酸臭食品开始流行。

而这些食物,大多来自南方。

在北京的徽菜馆吃饭,你可以不用点臭鳜鱼。只要一桌点了,全餐厅的人都共享。

纪录片《记住乡愁》剧照

你夹起一筷子笋片,吃到嘴里,仿佛是臭鳜鱼的味道,那股咸味让你忍不住看向点臭鳜鱼的人,人家吃得正香呢。

柳州螺蛳粉,比臭鳜鱼杀伤力更大,那股动物园大象馆的味道可以从紧闭的餐厅门缝中溜出来,冲向街道。

螺蛳粉已经火到了大胃王密子君面前了 截图来自微博@大胃王密子君

有一次,我吃完螺蛳粉打了辆车,刚拉开车门,司机就对我说“姑娘,你要是掉屎坑里了提前说,我不拉。”

冲击力最大的,当属满大街都有的长沙炸臭豆腐。那个味道能够绵延一公里而不散,路过的人都掩鼻快走。

“炸臭豆腐”是便便做出来的这个谣言,隔一段时间就得上次新闻。截图来自《Rick Steins Taste Of Shanghai》

如果论“异味食物”,北方的豆汁儿,战斗力不太够看了。

其实从清代起,就有记载南方民族喜欢吃臭东西,《黔书》中说“黔人好食臭腐物”。

“螺蛳粉”之魂的酸笋,食用历史更往前。明人顾岕在《海槎余录》中录有一段海南岛上所产酸笋的文字:“酸笋大如臂,摘至用沸汤泡出苦水,投冷井水中浸二三日,取出,缕如丝,醋煮可食。好事者携入中州,成罕物……”

截图来自《康熙来了》

不仅是柳州,八桂之地的一些地方风味小吃,都少不了酸笋的陪衬,如南宁的老友面,柳州的螺蛳粉,桂林米粉,侗族风味酸辣汤等等。

南方人爱吃酸和臭,跟地理环境分不开。

有种说法是便于保存。华南农业大学食品学院的赵立超教授分析,南方多雨潮湿,食物保存相对困难,更容易腐烂变质。而酸臭食物工艺的出现大大延长了食物的保存时间,之后成为了当地的特色。

还有一个原因,美国学者Scott提出过一个“逃逸文化”的概念,意思是历史上的山地族群通过选择适当的地理位置、生计模式、宗教信仰、亲属制度、交流方式、认同模式等,让国家化过程变得非常困难。

南方人喜欢吃异味食物,原来是为了阻碍恐吓外人深度进入啊。

只是没想到,几百年过去,在异味食品上,南北方人活成了一家人。

虽然说了这么多,但我可没打算挑起南北方的战争。

不过有个南方同事愤愤不平地看完基因调查后,反问:

我们臭?北方人不是好几天才洗一次澡吗?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